资讯活动
不要让“校刊”成为商家的“财经通讯” [field:pubdate function="MyDate('Y-m-d',@me)"/]

周日,安徽省滁州市全椒县一网友在《人民日报地方导报》留言板上报道,他和另一位家长对家长群里使用“学校沟通”表示怀疑,被老师带走群聊,引发诸多讨论。有网友爆料称,从9月份开始,包括全椒县在内的全国各地很多家长表示,他们孩子的学校被迫管理“学校时事通讯”。

有学生的家庭可能熟悉“学校时事通讯”。说起来,这种比微信群、QQ群更早出现的家校联系方式,并不新鲜。家长通过支付购买“学校沟通”套餐后,可以统一吸收学校发来的“体育装饰”、“作业部署”、“学生成绩”短信通知,似乎是一个很好的工具,可以有效促进家庭与学校的联系,为家长了解学生提供便利。但从2014年开始,包括北京、重庆、陕西、河北等在内的很多省市。发布了一份文件来阻止它。问题在哪里?

虚假的自愿,真实的强迫。很多学校在“建议”家长购买“学校通迅”服务时,都称之为“自愿管理”、“自由选择和使用”,但似乎很民主,好像这真的是学校为了有钱人家和学校的同一个渠道做的一个很辛苦的实验。但实际上,在很多实行“校报”的学校,老师的通知和作业只能通过“校报”发放,很多学生因为没有开通服务,无法按时完成作业。《学校简讯》成为家校联系的唯一渠道。父母只有一个选择。什么样的自愿?

假方便,真肩。如果强制使用伤害了家长的感情,那么“学校沟通”的很多“硬伤”给家长带来的是实实在在的肩膀。一方面,不同的“学校简讯”绑定到单一运营商的电话卡上,不“兼容”,导致家长需要管理不必要的电话卡,或者多子女家庭需要管理多个电话卡,带来了办卡成本和浪费,让家长怨声载道。另一方面,在移动互联网时代,QQ、微信等免费同款平台功能强大,互动性强,足以满足大部分同家同校院系的需求。但大多数《学校快讯》接受的短信通知过于传统和互动,即使个人新引入“APP”的形式,也会给家长带来软件适应问题。

假服务真的很赚钱。《校报》又穷又庞大。停了,吐了很多年了。按理说早就应该淘汰了。为什么还能“原地踏步,流连忘返”?答案是背后丰厚的利润。虽然每人每月的服务不到10元,但乘以庞大的学生基数,这个数额就变得相当可观了。早在2017年,就有媒体报道《深圳学校快讯》每年募集资金超过1亿元。与此同时,早退费、假期费、使用频率低等问题频频出现,但很少有家长会为了几块、几十块维权。丰厚稳定的利润和稳固的消费群体成为最强的驱动力,驱使运营商竭尽全力用“小恩小惠”引诱学校“捆绑”,买通自己的“收入”,把家长“锁起来”。

屡遭吐槽的“校院沟通”问题,足以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治理部门要实时“挥剑斩顽疾”。未来,为了阻止“校校沟通”、“校训”等变体的“重新出现”,教育和传播部门有必要合作加强约束制度,严厉惩罚和切断不公平的“财力”。

推荐

7月8日破晓今年昌江最大

2020-08-25

读史|管仲差点成了汉奸

2020-10-11

即使房地产税出台,与绝

2020-08-12

史飞翔工程师陕西乾县人

2020-07-30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

亚博正式官网  亚博正式官网  亚博正式官网  亚博正式官网  fun88体育